巴东悬崖上的骡马帮

08-29 20:51 首页 巴东消息

在交通日新月异的今天,巴东长江边的大面山仍存在着一种古老的运输方式——骡马帮。他们千里迢迢从广西赶到湖北,不是来表演节目,而是来支援巴东建设。山路陡峭,江河奔流,笃笃的骡蹄声夹杂着赶骡人的吆喝……这些看似壮观的场面,却是这些赶骡人每天的生计。


有人说,长江在巴东大面山打了个盹,形成大转拐,这便是巫峡口。长江在这里呈90°转拐,以曲折、幽深、秀丽而闻名世界,巫峡口也由此成为1980年发行的第四套5元人民币的背景图。作为俯瞰巫峡口的绝妙地点,大面山也成为了来巴游客领略长江壮美的必选地。图为:大面山上俯瞰长江。(巴东县旅游局供图)


2017年,巴东投资2000万元在大面山打造了一条长约3400多米的游步道,游客可以从县城直接步行到山顶。爬上大面山,巫峡口就在脚下,长江如玉带镶嵌于众峰之间。在此可览长江第一拐、观巫峡云海、赏三峡红叶、摄峡江落日金龙、瞰高峡平湖巴东新城全景。图为:正在山间行走的骡马队,远处即为巴东新城区。


由于山体陡峭、土质松软,现代化的运输工具根本无法到施工现场,修建游步道的材料运输全靠骡马。为了修建游步道,承包商从全国广招骡马队前来助力。图为:骡队集结,赶骡人装砂石忙。


现在工地上的这支骡马帮来自广西隆或镇,由10多个人和45头骡马组成,成员多来自同一个家族。每天凌晨4点,这些赶骡人便起床喂骡马,进而开始一天的工作。中午休息3小时,然后干到傍晚收工。图为:正在忙着装砂的骡马帮。


骡马帮每天的任务便是将修建游步道所需的水泥、砂石、钢筋等材料负重运送到相应工程点。长江边上的大山山势陡峭,轻装上阵的人爬上去都很吃力,更别提负重的骡马。骡马走走停停,赶骡人也只得随着骡子的节奏缓慢行走,脚下的土块被他们踩得“沙沙”作响。图为:行走在林间的骡马帮。


骡马是骡马帮运输材料的主力,它是驴和马交配而成的牲口,身兼驴和马的优点,深受赶骡人的喜爱。在山里运货,骡马一次可以驮三五百斤,一头骡马至少顶四五个人。图为:正在长江边高山树林中运输材料的骡马队。


骡马帮的工作人员行走在游步道上时,都必须格外的小心,因为脚边便是百米陡坡和滔滔长江水。图为:正在悬崖上行进的骡马队,不远处为巴东县城。


因为地质构造原因,巴东大面山山体陡峭,有些路段湿滑,坡度达到70多度,骡马脚下很容易打滑。行进途中,所有骡马的鞍绳相互连接,一旦一头骡马在坡上打滑,整个骡马队都可能人仰马翻。图为:在运输途中,几匹骡马失足滑下游步道,赶骡人立即跳下去拉住了骡马。道路的下方便是滚滚长江。


山上的路陡峭,且多为碎石路,人脚踩在上面,被硌的生疼。在运送石料下山过程中,一匹骡马的脚被碎石划伤了。


据骡马队队员粗略估计,从7月初接手巴东游步道建设项目到8月中旬,他们的骡马队已经运送了近600吨的物料。图为:行走于70度陡坡上的骡马队。


据承建工程的巴东兴东建设公司员工介绍,前前后后来了多支骡马队,但都因地势陡峭、工程难度大而离开。最后,广西的骡马帮来到后,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将工程硬是扛了下来。目前,整个游步道建设所需的材料大多交给了该“马帮”来运输。图为:正在“卸货”的赶骡人。


“我们吃得了苦,再加上这工程需要大批骡马,而我们具备这个实力。”一名广西骡马队的队员说,“不过,这山真是难走”。图为:山路难走,更换马蹄铁已成为常态。


26岁的卢万朋拥有12头骡马,是这个马帮的负责人,今年是他带队的第六年。读书时看到村里有人通过骡马队致富,卢万朋深受影响。19岁从初中毕业后,他便跟着亲戚在外接活。今年7月,他独自带队接下巴东游步道材料运输的活。去年,卢万朋靠赶骡马赚了45万元,这也是他迄今为止赚得最多的一次。


卢万朋的妻子杨婷婷也跟着来到了工地上,装砂,卸砖,赶骡...男人干的活儿,她几乎都能干。当被问及为何不选择外出打工时,她说舍不得让老公一个人辛苦。虽然现在工作苦累,但能跟老公在一起,她觉得很满足。现在夫妇俩的愿望就是为自己上幼儿园的孩子营造舒适美好的成长环境。


28岁的卢万里是3个孩子的爸爸,曾参与电视台关于马帮的专题片拍摄,是片子的主角之一,这也成了他引以为傲的谈资。初中毕业后,他也曾外出打工。因为工资低、不自由,他便干起了马帮,鼎盛时期拥有十几头骡马。现在,他手里只保留了6匹骡马。“骡马太多了的话,开销大,人也累。”万里说。


卢万明今年29岁,从事马帮已10年。最初跟着父亲一起做,后来和堂兄弟们一起接活。去年,他和卢万朋在浙江接工程,他损失惨重,摔了4匹骡马。“心在滴血,摔死的是马,疼的是我心!”卢说。现在,他跟妻子打理着7匹骡马。“现在没其他念想了,把两个小孩养到18岁成年就是我的目标!”卢万明说。


32岁的卢建庭年轻时四处打工没赚着钱,便跟着哥哥干马帮到现在已8年多。他笑称除了没出国外,自己的足迹几乎遍布了大半个中国。常年在外,在儿女的成长过程中,卢建庭缺席了很长时间,这让他感触很深。为此,他计划明年转行,在家多陪下家人。现在,他已卖掉大部分骡马,另留3头在身边。


在卢万朋的家乡百色市隆或镇,骡马帮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当地人从云南、贵州买回骡马组成骡马帮承接工程。图为:正在林间行进的骡马帮。


他们辛苦赚钱的同时,也为当地带去了可观的资金流。“光毛利润,镇上所有的骡马队一年估计能带来上亿的资金”卢建庭的哥哥卢德说道。据了解,卢德赶骡马赶了十几年。图为:正在卸货的赶骡人。


对于骡马帮来说,哪里有钱赚就哪安家。卢万朋的骡马队在过去的几年中,先后去过江西,浙江,福建等地,参与了杭州西湖、雁荡山等景区的建设。工程多的时候甚至一年到头难回家一次。图为:骡马帮租住在工地附近的农家,一日三餐自己负责。


骡马队购买一头骡子的平均成本在一两万左右,遇到好骡子时,购买成本随即水涨船高,有时能高达3万多。图为:出工干活时,一匹骡马趁主人不注意,滚在黄土上撒起欢来。


“骡子每日三餐,主要吃玉米、麦麸,一匹骡子每顿要吃8斤左右粮食,12匹一天开销大概要数百元。而且我们每天还得上山割十几捆草给骡子们吃。有事做还好,因为能赚钱。没事做时就相当于一直在亏损。”卢德说。图为:卢德正在给骡马喂食野草。


对于这些人来说,骡马就是他们谋生的命根子。他们自己过的再辛苦,也会优先保障骡马的生活。“毕竟我们赚钱就靠骡马了!”一名骡马队队员说。图为:一匹骡马腰部受伤,队员们晚上买来白酒浇在其腰部,用酒火灸法为骡马疗伤。


离家久了,难免会想家。得益于日新月异的科技,让这些骡马队员可以通过手机与家人聊天来缓解思乡之苦。图为:晚上,杨婷婷在巡查马圈的间隙,用手机和家里人聊起了天,询问孩子的情况。


现在,骡马队的队员最担心的就是无事可做和骡子死亡。骡马队靠做事赚钱,如果没事做,就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大大减少。而骡子死亡,就意味着他们要投入更多成本买新骡马。图为:一匹骡马在工作时突然发狂,立马受到卢万朋的“教训”。卢万朋说在工地上必须让骡马知道谁是主人,这对双方都好。


7月以来,卢万朋的骡马队已经摔了4匹骡马。其中,一匹骡马死亡,三匹骡马受伤,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图为:骡子食量大,一停下来就不停觅食,连工地上的木板都不放过。


谈及未来,以卢万朋为首的年轻人表示,他们会继续做下去。因为只要有事做,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眼下,年轻人苦恼的是如何把骡马队宣传出去,进而能接到更多的活。为了推广,卢万里曾尝试过视频直播骡马队,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觉得视频直播是女生的天下。图为:正在绝壁上行进的骡马帮。


由于之前经手工程的几支骡马队未能按工期完成既定工作,导致卢万朋骡马帮的工期延长。“没关系,现在苦点,以后就好过点!”卢万朋说道。图为:正在行进的骡马帮,不远处便是他们参与修建的游步道。

巴东悬崖上的骡马帮

图/文 湖北日报网出品

8月初的巴东县城,闷热丝毫不逊于武汉。距县城不远的大面山,虽说海拔高出江面七八百米,但烈日当空时,地表温度能达40度左右,仍能晒得人烦躁不安。

来自广西的“马锅头”卢万朋和他的骡马帮便奋战于此。

“最热时,感觉嗓子都冒烟了!”卢万朋笑着说。常年在外赶骡马,小卢皮肤黝黑,身体精瘦,一般人很难把他和“马锅头”联系起来。“前段时间为了避开高温,凌晨4点就起来干活。”小卢说。

除了高温外,骡马帮还要经历生死的考验。大面山山高坡陡湿滑,土质疏松,对于骡马帮来说,在此作业如同行走在生死边缘,稍不留意便有可能滚下山崖。

路之险峻,卢万朋深有体会。自7月以来,他们已摔了4匹骡马。要知道,骡马对于赶骡人来说是其身家之一。因此,赶骡人十分在意骡马的安全。“有段路坡度达70多度,骡马驮着砂石往上爬时,根本爬不上去,只能跪着用脚不断地刨。我们当时心都是悬的,生怕骡马翻了下来。”说起险情时,曾目睹骡马帮工作的向仕波至今心有余悸。

不过好在队员都练就了过人的胆识,遇险情大都能化险为夷。

在卢万朋的团队中,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

“这快成常态了。生意比较难做,加上累,很多人干到一定年龄就不想做了。有的因为攒了钱,有的则是完成了任务,所以想活的轻松点。年轻人就不一样啦,有劲头!”卢万朋的叔叔卢德说,他口中的任务即将子女抚养成人。现年38岁的卢德,大儿子已成年并开始赚钱养家。现在,他除继续供养老二外,已开始着手为养老做准备。

“我们正是用钱时,又没其他手艺,只能干这个!”卢万明说,他已是两孩子的爹。“老大6岁,正上幼儿园,一切开销加一起,花钱如流水,不拼命赚钱不行啊!”卢万明一脸无奈。

骡马帮成员平时分散在全国,各干各的活。只有遇到工程需要很多马匹时,才会带着骡马赶来助阵,那阵仗颇有“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之势。

自去年12月开建伊始,已有多支骡马队接手过运输的活,但都因实力不够未能完成任务,使得建设工期延长到了今年底。几经周折后,活儿落到了卢万朋手里,他随即组建了现在的队伍。“照现有进度,至少需60多头骡马!这些马年底估计能带来200万收入。”卢德说。

作为“马锅头”,卢万朋对工程安排十分在意,甚至“锱铢必较”,这让很多人觉得他“精”。面对非议,小卢很淡定,“干这行危险,我是总负责,在保障进度的同时,必须为骡队争取权益”。

哪里有活哪里安家,已是骡马帮生活常态。如果今年不能按时完成任务,骡马帮的春节很有可能就在长江边度过了。(来源:湖北日报网 作者:刘建维)


首页 - 巴东消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