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自述

摘要: 愿在下一个20年,常常能有一颗平静的心,不再在乎对执念和放下的取舍,爱自己,爱人如己,保全一个敏锐而独立的头脑,保有一颗敏感而丰富的心,保持一个柔软而湿润的灵魂,保护一汪单纯而清澈的泪水,保留一段淡泊而浓郁的相爱。

10-29 15:34 首页 杂乱成章




20年前因为大学写作课的书单,读到胡适的《四十自述》。那时感到四十岁是个遥远的未来,远到都没有想过当时的所有困惑在不惑之年是否都能迎年龄之刃而解。然而又一个20年就这样过去,人生的第三个20年如约而至。

 

这时候就想起胡适先生的《四十自述》。他那时写《四十自述》是因为深感当时中国传记文学的缺乏,觉得有必要为填补中国文学的这个缺失而勤写自传。我自然没有视中国文学兴衰为己任的勇气和实力,但即便只是想矫揉造作地自我回顾一番,也发现这20年人生实在乏善可陈。





20年,工作、求学、远行,其中有近一半时间在非原生国家度过。经历新的环境,学习独自应对一切,学会在回忆和盼望中延伸自己的张力,然后明白,不管“惑”还是“不惑”,人生里真正靠得住的,是一颗永远平静的心。获得的过程漫长而艰难,也可能永远无法到达,但仍然值得在下一个20年继续为之努力。

 

20年里有一个瞬间,突然发现,每当特别平静的时候,就会觉得,其实不管身在何处,生活的本质不会变,不外乎吃饭睡觉劳作休憩,也逃不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所以,他乡可以是故乡,故乡也会是异乡。所以,当生活抽象到或者说具体到最本质,就可以去任何地方,也可以不去任何地方,都很好。不知道再过几年,这个发现有没有可能推及至人。



 

20年里,还有一件觉得很重要却仍然没有搞懂的事。读《1Q84》,坚信只有紧紧抱着心中的执念才有到达美好的可能,而读《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却指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有人告诉我可能“竭尽所能直至不能”会是快乐的体验;也有人说“竭尽所能”是对自己,“应无所住”是对环境;可我仍然没有答案。希望再过几年,能像罗兰·巴特说的,“在这过程中你将发生变化,并且不会再问同样的问题”。

 

人生走了半途,到了已经不会再热热闹闹过生日的年纪,那些仍然记得在第一时间对你祝福的,除了银行、保险公司以及最亲近的家人和闺蜜之外,就是那些相爱过却没能在一起,但决定把你深深藏在心里的人。即便释怀的早已释怀,坦然的也终能坦然,但因为那些没有机会变坏就被永存的爱,印证了曾经纯粹的自己,能让人有力量抱着和那时一样简单的愿望继续好好地走完余生。



首页 - 杂乱成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