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来五原路听陈胤希、安来宁和刘健带来的民谣\x26amp;爵士之夜

摘要: 8.26晚 音乐@五原——民谣和爵士之夜。

08-31 07:49 首页 三明治


8.26晚 音乐@五原

——民谣和爵士之夜



从三年半前搬到五原路开始,三明治团队就想记下发生在这条马路上的故事。后来,我们历时一年多,采访了五原路上的众多居民,集结出版了《我们与我们的城市》(点击链接可查看书籍相关内容)一书。


在五原路这条全长大约820米的小马路上,我们把果汁店、咖啡店、花店、服装买手店、文创产品等,都集结在一场文艺市集上,还会有五原路达人社区分享会、五原音乐会、逛五原路小店打卡等有趣活动。


这是国内第一场基于一条街道的市集文创活动。五原市集,以五原路为媒介,连接传播美好生活美学的文艺小店、创意机构和活动,这会是一次你周末逛上海原法租界小马路的全新体验。  


在周六晚上的五原音乐会上,我们邀请到了几位来自音乐界,同时也对五原路很有感情的朋友陈胤希、安来宁和刘健,来举办一场民谣和爵士之夜,他们将会用音乐表现出自己对城市、对生活的理解。



 



活动时间


8月26日(周六),20:30开始


活动地点


上海市五原路250号流光漫影 Gallery & Coffee


报名方式


扫描下方二维码,购买音乐会电子票

凭票到场可免费自选一杯流光漫影饮品

(不含果汁和单品咖啡)






到场嘉宾


1



陈胤希




陈胤希生于中国辽宁的艺术之家,父母均是舞蹈演员。她4岁开始学习钢琴,8岁登台演奏,19岁留学英国,主修古典钢琴专业,并获得英国利兹音乐学院获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留英期间,由于对西方爵士乐的喜爱,她先后师从于英国著名爵士女歌手,音乐家Louise Gibbs 及Tina May ,接受了专业而系统的爵士乐训练,以此奠定了她扎实的爵士乐演唱基础。 英国《卫报》形容她的声音是 “soft and sensuous”(轻柔而美妙的)。  


陈胤希从英国回来十余年,一直在上海过着爵士音乐人的自由生活。


她最常演出的是复兴西路上的爵士上海俱乐部JZ Club,那里也是她演唱生涯开始的地方。她选择住在附近,“对这些小马路也特别有感情,老房子加梧桐。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陈胤希19岁独自一人到英国闯荡五年,在最初几个月完成了语言课程之后,她又选择继续学习音乐和钢琴,并在利兹音乐学院取得古典音乐学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偶然接触到爵士乐和爵士演唱,并且越来越喜爱,于是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国定居具有发展潜力的上海,并把爵士演唱这项爱好变成工作和生活的重心。


2008年陈胤希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爱情的颜色》 ,尝试把中国音乐元素加入爵士乐之中,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随着她现场演出的机会越来越多,影响力也不断扩大,她的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除了把时间花在做专辑和现场演出,将爵士音乐与中国音乐元素相融合 ;另一方面,她也在以各种新形式做爵士乐的推广。从年轻到年长, 从学校、非营利组织到音乐厅,从上海、广州到韩国,陈胤希把自己的音乐和理念带给不同的群体,分享带给她的不仅是一种愉悦,更让她对很多事物重新思考和深入了解。


得知我们即将要在五原路办一场音乐演出,陈胤希爽快地答应了邀约。


无数个夜晚从酒吧演出离开,结束舞台上聚光灯下的绚丽,走在上海的小马路上时,她看着复兴路、五原路等这些自己特别有感情的小马路,有时也会感慨:“这么多年,看着路边的店开开关关的,人们来来去去,分分合合,我还一直在这里。”


点击图片,查看三明治对于陈胤希的完整访谈:




2



安来宁



他是和你一样每天早高峰挤地铁的上班族,他是和你一样每天下班也要柴米油盐的80后青年;他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格子间里忙碌的身影,他是舞台灯光下自弹自唱的模糊背影。他是和你一样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普通人,和你一路走来,依然拥有梦想,心怀远方。“我想活在当下,同时心怀远方。”他是现实生活和内心世界的和解。他的名字叫做安,在这个不安的世界。


安来宁的外貌一点也揭示不了他有点分裂的两个身份:普华永道税务经理和独立音乐人。


只见他黑西裤配黑西服白衬衫,三七分头发不长不短,黑框眼镜半圆半方,十足白领上班族的模样,让人不禁猜想他的公文包里是否还放着一条领带。


尽管生活中有两个不相干的角色,安来宁却是一个极其能平衡角色的年轻人。他相信日常平淡的工作能够积蓄自己业余挥洒音乐的能量。平常的日子里,安来宁利用上下班两小时的路程听歌、写歌;周末就在华山路的地下室和乐队排练。他和乐队经常在衡山路的酒吧驻唱,对着满屋子的老外唱Bon Jovi、Sting,顺便也改编下二手玫瑰。


“经常在埋头财报的时候,忽然一串旋律就闪过脑中,需要把它马上记下来。”安来宁说。


安来宁出生于天津宝坻区的一个医生家庭。小时候学美术,练竖笛,跟着表哥听各种磁带。父母双休日经常要上班,很多个周末他一个人在家就是这样在听歌和练习中度过的。


高一时,安来宁有个发小在组乐队,把吉他放在安来宁家,教了他几个和弦。安来宁从那时开始接触摇滚。


高中毕业,安来宁没有成为一个美术特长生,因为成绩好,他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正常”的升学路线,考上了在天津只录取四个专业的上海外国语大学,并阴差阳错地读上了金融。


大学里面,安来宁上课睡觉,下午五点钟回到寝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CD机,接上吉他,一首一首的去扒Beatles,扒Nirvana,扒Rolling Stone的歌练习。“那个时候我的课程才正式开始,所以我说自己是摇滚系的。”安来宁回忆道。


毕业的时候,找工作形势不好。大家各自的挫折遭遇也为安来宁的创作提供了灵感素材。安来宁自己也是从一家小会计事务所起步。刚毕业的那一两年,安来宁觉得自己面对很大的生活压力,音乐上也很迷茫,刚走上社会遇到很多冲突。


那时偶尔也会和朋友买醉。在东北菜小饭馆儿里的便宜白酒,一个潦倒的摇滚歌手,和同样潦倒的吉他手喝大了,躺在淮海路复兴路口数星星,仿佛看见了北大荒。


于是,他和朋友写下了这首广受欢迎的《北大荒》:


“我们都是贪婪懦弱的 豺狼

吃着我们的心的是那只 心上的羔羊

现在唯有酒精才能够 麻醉咱们的心脏

……在北大荒 七个隆咚锵”




2008年,安来宁开始思考,我们自己的根是什么,源自我们生活的音乐是什么?


“大家都在听西方乐队,于是就有一种生活在西方环境的错觉。仿佛每一天生活就是街边飘着面包、咖啡的香味,耳边萦绕着John Mayer的节奏布鲁斯调调。但实际上我们所过的生活是,每年过年还是回到老家,面对你的亲戚,每晚回到家吃的还是素浇面,排骨年糕,这才是我们的生活。”


他的作品从这个时期开始转向了中文,而且更专注描写自己的生活。


2011年,安来宁换工作到普华永道,做个人税务方面的工作。那一年,他买房、结婚,终于开始过上稳定一些的生活。他才明白其实自己想要的就是一个平衡的生活,像一个民间艺人一个做出自己想要做的音乐形式。


距三明治写作文章《再访安来宁:平衡的世界,有没有尽头?》已有三年,安来宁依旧处于平衡的生活中,“如果工作不能做到出色那么收入将不能支撑稳定生活和音乐;如果音乐不能做到满意,则没有自我实现,没有动力做好工作……我的表演和修炼就在于每天的平衡。”


三年前他发给三明治的这段话,如今依旧是他每天的常态,而他专注描写中国人状态的歌曲,也越来越被更多人聆听和喜爱。


点击图片,阅读《再访安来宁:平衡的世界,有没有尽头?》



3



刘健




“上海是个适合民谣音乐的城市,包括整个长三角地区,如同江南的气候和饮食习惯,滋润婉约、刚而不烈。”歌手刘健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他曾经是一位军人,为了写作和音乐的梦想,历经十年流浪,出版的前两本小说分别被翻译成为英文和德文,第三本小说《流浪歌手的回忆》和同名唱片也已上市。流浪多个城市创作和生活的经历,让他的音乐和创作充满了对于城市、生活和人生的思索。


刘健的经历像一部余华小说,但结局却非常明亮。


刘健生于1978年,他15岁就从老家河南的中学辍学,16岁参军来到了中越边界。爱弹吉他的他被视察部队的领导赏识,调到南宁担任通讯员。1998年,他受部队推荐到了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两年之后,他选择了退学,结果被押解回广西的原部队。


重新获得自由的刘健2000年又回到了北京,在北大东门和一群做音乐的朋友混在一起。后来觉得一事无成,就离开了北京。他用抓阄的方式决定去向,写了东南西北四个纸团,结果一把抓起两个,一个东,一个南,就奔东南去了。他辗转地来到了上海,在复旦大学附近的邯郸路地道卖唱。



刘健在MAO LiveHouse演出


上海成了他重生的地方,卖唱足够支持他的生活。这时他写的小说《摇滚战士》又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从此,他过上了作者和歌者结合的生活。2008年他又出版了长篇小说《退伍兵》。这期间,他在杭州遇到了美国姑娘康瑞,两人相爱结婚并生下了女儿,在上海安家。


三明治和他相识在上海五原路工作室尚在装修的时候。一位美国邻居前来拜访,她带着一个可爱的混血女儿,用标准的中文和她先生打电话。“我老公刘健就在这个弄堂里租了一个工作室写作,他是从部队退伍的作家。我们就住在隔壁弄堂。”这位叫康瑞的美国驻华记者说。


刘健创作《流浪歌手的回忆》,前前后后花了十年多的时间。“因为一首歌的歌词只有几百字,只能传递某种情绪,难以讲述完整故事。比如说我有一首歌叫《上海》,我对上海的爱,那几百字的歌词表达不了。关于城市的歌曲,我还写了《北京》《纽约》《东京》《伦敦》等等,这些歌曲的背后都有很多故事。”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就按照音乐剧的结构,从这些年写过的歌曲中挑选了24首,开始写故事。故事写了四十多万字,他开始整理歌曲,进棚录音。都做好之后,出版社建议他不要把唱片放在书里,说这会增加制作成本,导致图书定价过高,建议分册出版。


“我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决定把歌曲放到网上。但唱片还是单独做了,名字也叫《流浪歌手的回忆》,印量很少,算是对自己梦想的一个交代吧。”


他的音乐和故事,也已交织在一起。你很难去将刘健归于哪一类人,也根本不需要归类。在过去20年中国的变幻时代里,不走主流道路,会有更独特的故事。他忠实于自己最爱的文字和音乐,不混迹于圈子,在闹市中安静地生活与创作。


点击图片,阅读《三明治访谈 | 刘健:与生俱来的流浪,且写且歌 》



 



活动时间


8月26日(周六),20:30开始


活动地点


上海市五原路250号流光漫影 Gallery & Coffee


报名方式


扫描下方二维码,购买音乐会电子票

凭票到场可免费自选一杯流光漫影饮品

(不含果汁和单品咖啡)



/ 五原市集,WUYUAN MARKET / 

我们为一条小马路打造了一个文创市集

以五原路为媒介,连接传播美好生活美学的文艺小店

以及创意机构和活动

这会是一次你周末逛上海原法租界小马路的全新体验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相关内容详情



/ 九月每日书,开放报名中 / 

每日书已经一周年,1189人次在每日书活动里写作

写每日书的目的在于捕捉生活瞬间,恢复写作感觉

无论你想写的是每日遐思,还是小说或诗歌

只要你希望养成写作习惯,每日书就在这里等着你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我们与我们的城市,谈过这样的恋爱/ 

8月26日19:00,三明治

在言几又(上海虹桥天地店)分享新书

三明治创始人李梓新与台湾著名作家张典婉老师

将一起到场和读者交流

并有新书签售活动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点击进入《三明治:我们与我们的城市》亚马逊页面



首页 - 三明治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