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52周教练指南》第六十一天:日本决策之精髓

08-11 06:27 首页 德鲁克创新工坊

阅读
日本人决策模式的精髓是什么?首先,焦点在于全面了解决策到底算什么。日本人不着重获得答案,而着重定义问题。其次,找出不同的见解。必须经过各种讨论,才能产生共识,所以日本人在决策前需要探索很多不同的意见及方法。最后,决策过程的重点在于找出其他替代可行方案,而不是找出“正确的解答”。这个过程可以找出决策应该在哪一阶层,以及该由谁来决策,最后不用再去推销决策。透过这个过程,可以让决策有效执行。

(彼得.F.德鲁克  《管理:使命、责任、实务》1973年,第37章:有效的决策)
心得
我们可以举例比较日本人及西方人的决策方法。德鲁克曾经观察一家正为与美国某知名企业合资而提案的日本企业,日本人和他们生意往来已有多年。最初,日本人都没有谈到合资的内容,而是从“我们必须改变企业的基本方向吗?”这样的问题开始。结果,大家产生想要改变的共识。经理人决定关掉许多老旧事业,并且开始开拓新科技及市场。合资只是主要的新策略之一。

换言之,日本人直到了解决策与企业方向有关,而且组织有决策的需求,才开始讨论合资的期望或条件。

那么日本人决策模式的精髓到底是什么,我们又可以从中学到什么呢?

第一项原则,焦点在于全面了解决策到底算什么。日本人不着重获得答案,而着重定义问题。

这一点我们提及过:日本决策的第一步,是定义我们是在对什么问题进行“决策”。它远比找到问题要重要,是在讨论我们的决策究竟是否有必要存在,如果决策被证明根本不重要,那么就没有必要做出决策了,后面所有的步骤也就都可以省掉了。

第二项原则,决策过程的重点在于找出其他替代可行方案,而不是找出“正确的解答”。这个过程可以找出决策应该在哪一阶层,以及该由谁来决策,最后不用再去推销决策。透过这个过程,可以让决策有效执行。

日本人不需要花任何时间推销决策。因为之前所有人已经皆有所闻。而组织中谁喜欢这个答案,谁又会抗拒这个答案,也已经显示在决策过程中。因此,到决策执行前,日本人还有充分的时间说服有异议的人,或在不损害决策完整性的情况下,对决策做些许让步,以获得支持。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说,西方人是在“推销”决策,日本人似乎是在“营销”决策。

第三条原则,找出不同的见解。必须经过各种讨论,才能产生共识,所以日本人在决策前需要探索很多不同的意见及方法。

一个人若不考虑其他替代可行方案,他就是心智封闭的人。这揭示了为何日本人拒绝遵行教科书上关于决策的指令,反而藉由讨论及异议,做为达到共识的工具。

经理人的决策若是经由全数鼓掌的方式通过,结果通常不会很好。只有经由相当多冲突意见,透过不同观点的对话后,在不同判断下选择,决策品质才会良好。正是基于对日本决策的研究,德鲁克才会提出决策的第一规则是:“除非有反对的意见,否则不要轻易做决策。”

以上可谓是日本式决策的精髓,虽然日本人有独特的决策系统,可以视为日本“本身的特色”,没有办法应用在其他地方。但日本人决策的这三项原则,却能普遍被应用,它们是有效决策的精髓。
思考
我在做决策时是否将不同见解纳入到决策的流程中来?

如何激发员工的不同见解?使之推动有效决策的出现?

我在日本的决策精髓中学习到的最有价值的一点是什么?
彭信之
老者安之 朋友信之 少者怀之
北京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DA)资深讲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创新研究院特聘专家、德鲁克创新工坊联合创始人、国内多家主流财经媒体特约撰稿人。

十五年企业管理及创业经历,长期从事德鲁克管理思想的研究与教学。师从国学导师傅佩荣先生,对儒学经典亦有深入研究。培训真诚感人,语言幽默风趣,条理清晰,层次分明,使听者不倦,相悦以解。



首页 - 德鲁克创新工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