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你给的快乐 如今却陪着我难过

08-10 22:14 首页 没有谁比谁更痛

曾经你给的快乐 如今却陪着我难过

—————————————————————


文/一位喵先生


吃完宵夜回来已经十二点多了,吃了喜欢的小龙虾烤翅羊肉串,肚子饱饱的,可心却空空的,可能是刚下的一场暴雨,也可能深夜时离最真实的自己最近吧。

 

闲来没事就翻着朋友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减少发朋友圈的次数,曾经那些伤春悲秋的句子通常在备忘录写完也懒得再发出去,过往的图文早就设置了“仅自己可见”,也不再费尽心思弄什么分组,爱看不看,不爱看的拉黑也没关系。

 

有人说,不要随意跟喜欢人的聊天记录,你会发现变心的过程。但除了聊天记录,也不要轻易翻开自己的朋友圈,你会发现那个曾经还会脸红心跳的自己,早就随着那个人的离开烟消云散。

 

其实,我也会害怕时间埋没你所有的情深。

 


阿sam在群上说他在家受不了,谁出来陪他走走,我说我也是。

 

他是受不了前任还依存在家里的气息,而我只是受不了家里的闷热,可也阻止不了我们见面的决心,不到半个小时,阿sam就开车到我楼下,在车上坐了不到一分钟,我跟阿sam说好冷。他沉默了一会儿跟我说了句不好意思,他习惯将空调开得这么低。

 

其实哪里是他习惯,是他的前任乐乐喜欢吧,记得曾经每逢跟着他们车出去玩的时候,车里的温度总是冷得我大呼小叫的。这时阿sam总是嘚瑟地跟我说:“喵你就忍忍吧,谁让我的老板乐乐喜欢呢。”每次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我心里都暗暗地下个flag,等你有机会坐我车,我打死都不开空调,等你跟外面的热风谈恋爱吧!

 

不到一会儿,阿sam居然带我开车到了乐乐家楼下,我知道他很多话想说,便将音乐调低了声音跟他说,有什么就说出来吧,要酒也行,我去买给你。

 


还没等我说完话,阿sam便指着楼梯口跟我说:“我跟她第一次牵手接吻就是在这儿,每次约会完送她回家时,我们俩总爱在楼梯口坐上一会儿,我们什么都聊,聊工作、未来,甚至还聊了以后的宝宝到底像谁。你知道吗,跟她分手之后,我只要经过这附近,一定会将车停在这里不断单曲循环乐乐最爱听的那首《花樽与花》,困了才走,你看,生活总是跟你玩捉迷藏,曾经那些快乐的回忆,如今却陪着我难过。”

 

你渴望安心 她只要安寝,只需肌肤感人。

哪个又更高一等,谁又不想,更多见闻。

 

乐乐跟阿sam分开,是因为她嫌阿sam给不到她想要的富贵生活,每个人总喜欢说,为了爱的人能够拼尽全力地去给她最好的生活。可别人从来都不会告诉你生活最真实的面目,不是所有人的努力都能够得到理想中的回报,可能只有一半,可能只有四分之一。

 

对于爱你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可对于一个自私的恋人来说,她永远都会嫌你没有得到满分。

 


那个晚上阿sam带我去了许多跟乐乐去过的地方,那个他们初识的餐厅,那个经常一起寻快乐的酒吧,那个夹杂熟悉味道的烧烤店……

 

阿sam以为他只要重新走一遍曾经跟她走过的路,就能够沉溺在过去的回忆中不必回到现实,可他应该也知道,路能够重新走,可爱却无法重来,即使每天再次回忆一千遍,该走的人,还是只会留给你一个无法回头的背影。

 

阿sam送我回家之后,我发了条微信跟他说:“那些路,别再走了,回忆中的快乐就应该藏在心里,而不是让它在现实面前成为一份难过。

 

有时候不免觉得,人长大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学会伪装自己的过程。每受一次伤痛,就给自己带上一个面具,直到多少年后,学会了在在意的事情面前呈现出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孔,在欲望面前也懂得学会了装作可有可无,学会了将眼泪藏在心里,那是不是每一份无法善终的爱情带给我们的后遗症?

 

可仔细想了想,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也算是你离开了之后,留给我唯一的纪念品吧。


在你面前 我怂得不行

但我愿意



微博/@一位喵先生

wechat:swensss

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啦

记得点赞哦~



首页 - 没有谁比谁更痛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