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匈牙利央行行长:“一带一路”的新机遇 | 银行家论道

摘要: 匈牙利国家银行行长马托齐(Gyorgy Matolcsy)5月25日做客“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期间,接

09-05 19:26 首页 清华金融评论

文/《清华金融评论》内容总监陈旸

匈牙利国家银行行长马托齐(Gyorgy Matolcsy)做客“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期间,接受了《清华金融评论》(以下简称《评论》)的独家专访,对于匈牙利的货币政策、应对金融危机的经验、采用创新的工具促进经济增长、如何参与“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等话题发表了看法。


金融危机的应对与经验


《评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匈牙利受到了明显冲击,而后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帮助经济走出困境。这其中有何经验值得借鉴?

马托齐:金融危机爆发后,在欧洲有两个国家的经济受到重创,一个是希腊,一个是匈牙利。匈牙利不是欧元区成员,经济受创的情况更加严重。然而,两个国家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来应对危机,导致了不同的结果。希腊采取了财政节俭措施,牺牲就业机会、削减政府开支,最后没有成功应对危机。而匈牙利政府在2010年推出了一揽子创新的、非常规的政策,例如,引入结构性改革、改革税收制度;财政货币政策转型、大幅缩减政府赤字、创造就业机会、减轻劳动者的负担等。这些措施帮助匈牙利摆脱了危机影响,促进了经济恢复,使得匈牙利成为欧洲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

《评论》:2016年3月,匈牙利央行宣布下调隔夜存款利率15个基点至-0.05%,为何选择负利率这一非常规货币政策?

马托齐:我们并不是负利率的热衷者。匈牙利目前的基准利率维持在0.9%,尽管很低但仍在正区间。在负利率区间的只是隔夜存款利率,目前是在-0.05%的水平。实施负利率只是给市场发送一个信号,即央行可以采取一切手段来促进经济增长。

《评论》:目前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央行都维持低利率政策,这其中是否存在货币竞争性贬值?

马托齐:匈牙利央行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维持较低的基准利率。展望未来,至少在2018年底前,低利率还会维持。但匈牙利央行在汇率上没有设定任何目标,其货币政策只有一个“锚”,就是实现预期通胀目标。

《评论》:欧元区是匈牙利的重要贸易伙伴。匈牙利央行在制定政策时是否会考虑欧央行政策?

马托齐:欧央行的决定对匈牙利有影响,同时,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也会考虑欧央行、美联储、中国和日本央行的动向。目前全球环境支持我们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维持低基准利率。由于匈牙利不是欧元区成员,因此不必跟随欧央行政策。当然,欧央行政策会影响匈牙利,但其他大国和因素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一带一路”倡议与全球化


《评论》:匈牙利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相关备忘录的欧洲国家,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

马托齐: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倡议,由中国提出,既有历史根源,与古代丝绸之路相呼应,又有现实意义,倡议的初衷是在全球层面上推动共赢的愿景,而非基于竞争。匈牙利位于欧洲东部,在过去500多年的历史当中,这种地理位置是不利的。有了“一带一路”倡议,匈牙利成为“新丝绸之路”进入欧洲的起点,可以通过与中方合作来重塑竞争力。要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我认为要满足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政治稳定,二是有比较平衡的金融体系。匈牙利具备政治、财务、预算以及经济上的稳定性,既有兴趣也有能力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

《评论》:特朗普胜选之后所做出的贸易保护主义承诺使得不少支持全球化的人士感到担忧,您如何看待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这两股浪潮?

马托齐:多年来美国都是全球贸易的推动者,而新的情况是,新一届的政府却反对全球化。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决定的,主要反映为高达5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过去几十年来,美国的政府预算赤字、贸易赤字持续上升,一些行业的竞争力也在丧失。但全球化是大势,单凭特朗普总统无法实现反全球化。口头承诺与实际行动是否一致,我们拭目以待。可以预计的是,美国要对经济进行调整,第一,进行基础设施的重建;第二,关注于美国自身的优势所在,如IT行业、技术研发等;第三,美国服务业强大,可在全球层面上来讲推动服务业的发展。全球经济的发展需要“一带一路”的倡议,它并不是英美的全球化,而是另一种形式的全球化,但美国却要走回过去的老路。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评论》:匈牙利央行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积极推动者。您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

马托齐:匈牙利央行在2015年启动“央行人民币项目”,并将一小部分外汇储备投资在人民币资产上,还与中国央行续签了有效期为三年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在中资银行中,中国银行已在匈牙利开设了分行。我们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签署了合作协议,致力于在匈牙利建立人民币市场。我们预期,人民币未来会在整个欧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匈牙利将全力支持人民币的这一角色。

《评论》: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改变单一升值方向,呈双向波动趋势。这对其国际化进程有影响吗?

马托齐:我认为并不会。目前,匈牙利对中国出口的40%使用人民币结算。但是,进口这块,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还比较少。随着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上下波动都是正常的。中国央行正是看到了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这一趋势,循序渐进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这就避免了其他国际化的货币在过去几十年中的剧烈波动。一方面,中国央行支持人民币的国际化;另一方面,中国央行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一个充满智慧的选择,如果不是这样,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就会变得更加剧烈和不稳定。


中央银行的角色


《评论》:全球金融危机后,很多监管者开始重新思考中央银行的角色。在您看来,中央银行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马托齐:在匈牙利,我们合并了中央银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从而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监管机构,这种机制在匈牙利运作良好,原因是监管者可以汇集所有信息,但在一些国家,这种机制的缺陷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整合不同的监管机构,而在这一过渡期间,整个监管体系可能会比较脆弱。中国是一个大国,经济增长迅速,我认为中国仍需要花一些时间来评估合并“一行三会”的优势和劣势。

本文刊发于《清华金融评论》2017年7月刊,本文采写、编辑:陈旸


欢 迎 订 阅

深刻|思想|前瞻|实践
专注于经济金融政策解读与建言的
智库型全媒体平台

更多原创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首页 - 清华金融评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