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神”李现:我喜欢黄轩的气质,想成为张震

08-10 22:01 首页 界面


据说可以用腹肌指路。



作者 | 何润萱


总体来说,跟李现聊天是一件舒服的事,因为第一眼见很容易被他身上的阳光感击中,后者会让对话变得更像朋友之间的闲聊。长得漂亮的男孩很多,但这种阳光在他身上恰到好处,以比较的方式来说,大概比刘昊然的少年气质多了一点荷尔蒙。这大概是李现长期健身带来的成果,他是Keep的首位线上代言人,站在公司走廊里拍照,狭长的空间里他的长手长脚还有点无处安放。

这个暑期档,几部悬疑探险题材同时在播,李现主演的《河神》算是其中一匹黑马,以工夫影业培养出的全新制作班底支撑,在豆瓣上评分高达8.1分。《河神》的导演是李现的好朋友,不仅管拍戏,在李现憋气不够的时候还能下水当“替身”,同时他也给了李现充分理解人物的空间,才有了剧里那样一个不羁酷炫的小河神。毫无疑问,和好朋友的合作让李现很畅快。

18岁之前,李现是一个理科男孩,但某一天不知道哪根筋搭上了,他觉得得做点什么让人生成为自己的人生——一定不是那种别人家孩子的人生。大二的时候他开始健身,并将这个习惯保持到现在,因为他觉得演员的身材是一项终身需要的自我管理。拍戏的时候,理科男的思路开始潜意识作用,李现对机器和摄影一样感兴趣,坦白说,入行没几年就想着干导演的还真没几个。有意思的是,驱动他做大多数新鲜事的动力是酷,这个词也频繁地出现在对话里。

某些时候,这位理科男又是感性的,他喜欢是枝裕和和岩井俊二,因为这两位导演拍出了他心目中的小确幸。不健身、不交际的时候,他说自己是穿着裤衩的宅男。这两种气质在他身上来回交替,因此李现觉得自己还挺分裂。

摄影:王巍

但以一家之言来看,大多数时候在李现身上发挥作用的可能还是“好玩”。这天,他穿了一套某品牌的运动衣准备拍摄,在询问能不能换一件没有logo的衣服时,李现很主动地说,“要不我把里面的露出来?”

得到肯定之后,李现拉开衣服,露出的是一件logo更大的T恤,看到旁人震惊的眼神,他得逞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你觉得公司签你是为什么?”

“酷啊。”

想做一个摄影师

界面娱乐:最开始来接小河神这个角色,是公司给你安排的,还是你自己有选择的?

李现:其实也是缘分,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系列天注定的事情,拍《河神》的这个闲工夫团队,包括制片人、导演、策划都是我朋友,大家都是电影学院的前辈,比我高几级。他们当时办公室在丽都,我们就一起在喝喝酒、聊聊天,聊到了这个项目,突然就说最近有档期吗?我说最近还好我还在看项目,他们就说那我们这边有个这样的东西,你有兴趣吗?我就跟公司去提了。

界面娱乐:这种跟好朋友一起拍戏的经历会比较不一样吗?

李现:就是进组熟悉的过程会变得非常地短暂,大家能很快知道彼此想要什么。其实大家会看到我第1集到第12集表演的状态,比较平稳,就是因为是跟熟人一起拍戏,所以你进入状态会非常快。你所有情绪,对人物的塑造,对故事的讲述都非常的清楚,因为你很早就知道田里(注:《河神》导演)想要什么。

界面娱乐:之后会想再合作吗?跟田里他们。

李现:会呀,大家也看到了《河神》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看到所呈现出来的质感,包括从剧本层面、美术层面,从导演的调度、剪辑,都非常高级,我们一直想把这样的东西在中国网剧呈现出来,告诉大家网剧制作是可以非常精良的。作为一个演员,我觉得我当然想去演精良的东西。

界面娱乐:虽然这部剧类型上和《法医秦明》有一点像,但我会觉得在《法医秦明》里面,你好像看起来有一点点约束感,不知道是说你可现在表演进步了,还是因为有熟人这个关系?

李现:是这样子,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拍了一部戏肯定比上一部戏更优秀,看了之后你就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就会吸取经验然后让自己进步。还有一个,我们其实拍《法医秦明》整个节奏和拍《河神》的节奏不太一样,再加上《法医秦明》比较偏刑侦,当下的刑侦探案剧,它的节奏、说台词的语速和《河神》这么一个民国带点奇幻色彩的东西其实不太一样。

我们拍《河神》的时候,对整个场面的调度,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在铺垫的感觉,神鬼怪的这些东西会比较多,所以节奏会跟之前在侦破一个案件是完全不一样。而且拍摄手法也不一样,我们在拍摄《河神》大部分的时候,拍摄机器就是固定的,大家在那儿拍。但是我们在拍《法医秦明》的时候,90%都是肩扛,要那种紧迫感、压迫感,机器都已经这样了,速度当然也非常快。

界面娱乐:所以你会观察现场设备的运作,好像不是每个年轻演员都会注意这个。

李现:会,我觉得我还比较关注这些,因为之前朋友都是电影学院美术系、导演系毕业,或者摄影系毕业,大家在一个饭桌上就会聊到一个项目,比如说一部美国正在热映的电影,它为什么好?它的灯光好,它的摄影好,还是导演对这个场面调度好,我们都会沟通交流,这些东西都会变成你在拍摄的时候一些宝贵的经验。我也喜欢跟摄影机去互动,跟摄影机它的调度来进行演员的调度,达到一个非常有趣的交互。

摄影:王巍

界面娱乐:这个剧的出品方工夫影业也是非常好的一个团队,我想知道汪启楠他们有没有给你一些调教,让你觉得某些时候突然开窍了。

李现:有,其实陈国富老师经常会到现场去,他看到我们经常做的一些处理方式,会在我们中间换场或者换镜头的情况下,走到我们旁边来告诉我们:你们这种方式没有错,我也可以过,但是我们要不要换一种思路,或者说站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角度,他在看着一个这样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觉得合不合逻辑情理。

他说的东西非常地微妙,好像是一些很小的事情,但是改变了之后你会觉得非常不一样。比如说我刚出场的时候下来非常酷,(台词说)朱老三你不帮你妈看店来看热闹。其实刚开始自己演的时候,我用自己的一种方式,就跟大家说“各位好,各位好,承让承让,不敢当,不敢当”。

后来导演还有国富老师就会说,如果真的是在这个地方土生土长二十多年捞尸的队长,跟大家乡里乡亲都熟悉成这样,别人称呼你小哥,人家听到你很长一段时间了,你也不会再去跟别人谦虚到这个状态。

界面娱乐:作为一个观众来说,其实这部剧可能在美术方面,比如一开始那个祭河大典还是蛮渗人的,当你把自己抽离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普通人,你进入到这样的场景是完全不会害怕吗?

李现:其实真的还好,因为我只是觉得它很酷,我们是能在现场看到回放,当你设身处地在美术做成这个样子的场景,风一吹,旗帜一飘,你会觉得这个感觉太棒了。我们剧中会比较多一些大家知道的,就是老人告诉我们的一些传统习俗的东西,你就会觉得这些习俗听起来还蛮吓人的,比如神婆在我捞出来那么多尸体之后带着她的女儿去撒纸钱。

界面娱乐:我觉得那个真的蛮恐怖,尤其那100多个尸体浮出来那段。

李现:对,但是你拍的时候不会,因为其实漂出来的100多个漂子大部分是我们工作人员,诶你看摄影漂上来了,美术漂上来了,道具漂上来了,都是这样子的,氛围很好玩。

界面娱乐:所以你平时会是一个玩心比较重的人吗?很喜欢挑战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李现:我是一个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人,我对所有的东西都有很强烈的好奇心,在我的INS可以看到我们有很多gopro,和头戴钢盔式的摄影机,非常酷。大家往前翻也会看到我发的一些装备,包括陀螺仪,那些东西我都是可以去玩的。跟这帮搞电影的朋友熟识了之后,我会发现他们玩的东西我自己也很好奇,也有一个当摄影师的梦,现场好玩的器械我都愿意去触碰。

界面娱乐:那你以后有考虑过去自己当一个导演,或者拍一个短片什么的嘛。

李现:会,但是我觉得还没到时候,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急也急不来。所有的东西,从剧本层面开始,到投资,到制片,到选演员,到拍摄,实实在在把东西拍出来到上映,所有东西真的不容易,脑海中有一些故事,但是这个故事要把它变成影像,慢慢来吧。

导演是小河神的“替身”

界面娱乐:我听汪启楠说,你们这次的服装好像是特别厉害的一个师傅对吗?

李现:对,据说是当时拍《金陵十三钗》的时候,盯着贝尔的一个造型老师。

界面娱乐:他有没有给你解释,为什么要给你弄一个迷妹可能会觉得这个不帅的造型?

李现:我还是一个愿意尝试新生事物的人,那天他告诉我,我们想为你做一个脏辫,是那种在水里游的时候,后面有一个辫子在甩的造型。其实我们想用一种很酷的方式,就是下水的时候头发散开,后面那么多头发一直飘着,但是后来实现的可能性不高,所以大家现在看到的是一股辫子。

界面娱乐:所以水里的戏,你有真的去水里拍?

李现:百分之百全是我拍的,有那么一两个镜头,是因为我实在是达不到当时必须长镜头完成的那个状态,所以是导演拍的,导演为此接了一个假头发。

界面娱乐:他跳到水里面去拍的吗?

李现:对,因为导演水性比较好,有一些在一口气必须得留这么长的一个状态的时候,我确实达不到,导演会来做这件事,因为他憋气时间比我长。

界面娱乐:他能憋多长?

李现:像20米的池子,他游蛙泳,他可以从这边游过去,然后再游回来,但是我办不到。我算半路出身游泳,是标标准准的蛙泳、自由泳,但是导演他是属于那种从小在池塘边玩的那种,所以他的水性跟我还是不一样,他的灵活自由度比我高。

界面娱乐:这么多水戏你有一个适应过程吗?还是说你完全一下子就适应,我可以在水里做到睁开眼。

李现:其实之前我拍了一部戏,就有需要在水里睁开眼睛去做一些事情,那是我第一次,非常的不习惯、涩眼睛,但是那次的经历让我知道如何在水下拍戏,所以这次拍相对来说还挺顺利的。水下比较困难的应该算是压力,因为我们其实拍的时候是有一个6米深的桶,把所有的水戏放在最后20天。

连续拍20天,当时你要克服在水下5、6米的压力,跟你的耳朵和你的整个脑子腔体的一个冲击和压力,所以当时我觉得对我来说比较困难的就是这个。还有一个就是你的肺活量,我们一旦下到5、6米,(游得)没有那么快的时候,这时候水里必须一条把这个镜头拍完,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我们必须得克服这个问题。

摄影:韩心璐

界面娱乐:我觉得到水里面还是挺害怕的,我之前有潜水,非常害怕所以马上浮上来。

李现:是这样,每个人有对这个东西的承受和喜好,我就是一个特别喜欢待在水里的人。我很enjoy这种,其实有的时候去游泳池的时候,游完了天天该游的有氧的数量,我会在深水区直接潜下去,闭着眼睛,闭着气在那个地方去享受这个过程。

也是因为这个戏,我专门去普吉岛学深潜,潜到最深的时候达到水下30米,光线非常暗,但是很奇特,整个过程从你下水开始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我当时去考那个证的时候,我们老师说他大概有几百号的学生,能这么快掌握这些东西,我应该能排进前10。可能因为自己平常健身,或者是运动、篮球、足球这些东西帮助到自己,再加上考过证,非常熟悉在水里自如的去做这些事情。

界面娱乐:刚才有说到为《河神》做了一些准备,就指这些吗?

李现:是啊,因为我是一个平常健身把自己控制在一个标杆的人,不会太壮,也不会太瘦。但为了一个角色,我需要壮的时候,我就立马把自己变壮,需要这个角色皮包骨的时候,会赶快瘦下来,当时为了这个《河神》,因为他是捞尸的队长,身材应该还不错,在健身房泡了两个月,每天把自己练得线条一点,像是一个捞尸队长的状态。

提前一个月去游泳池练自由潜,当时的水性还只是在水面上游泳,自由潜是真的你跳下去了之后,一口气要做很多事再上来。扎猛子其实挺有趣,但刚开始我有胆怯的心理,过不去那个关,差不多就是平拍在水面上,会把整个前胸全部拍红了。拍了三五天之后,真的是可以达到一个跳下水一点水花都没有,就像一个鱼一样,直接上来下去。你毕竟是捞尸捞这么多年,水性是队长的水平嘛。

摄影:韩心璐

界面娱乐:田里找你拍这个的时候,有基于你是一个游泳还不错的人,也有这个考虑吧?

李现:当然,其实我们当时认识了之后一起学游泳,一起玩的时候,他能看出来我水性确实是有的,肯定是有这个因素在。

“理工男”演员的自我修养

界面娱乐:对你来说,国内有没有什么男演员是你觉得你特别喜欢,或者说我想要成为他的?

李现:张震。

界面娱乐:但我觉得你俩不是一个风格?

李现:不是一个风格吗?我自以为我在朝那个方向发展(笑)。

所有的东西我还是叫缘分,张震碰到了王家卫,他会形成那样子的一种气质,我现在碰到的相对来说偏商业一点点,我塑造出来的李现,大家看到的是阳光开朗的,是邻家男孩的状态,未来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去尝试文艺片的东西,能去感受一下自己,挖掘挖掘自己身上文艺气质的那一面。

界面娱乐:说到了文艺片,你好像还挺喜欢是枝裕和的。

李现:对,还行。我其实挺喜欢《海街日记》的,它是一个纯女生的戏,是让我最喜欢的。其实我也很喜欢岩井俊二。

界面娱乐:文艺是吧。

李现:对,我觉得他们没有说这个东西要一个恢宏,这个世界有多么的黑暗,或者说带有那么多批判、审视的眼光,他们真的是在挖掘生活的小幸福。所以,我觉得我在是枝裕和和岩井俊二身上都看到了这些东西。像之前我特别喜欢岩井俊二《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就是两个女孩听说那个男孩住在隔壁,就是一个冒险,去找那个男孩家在哪里,在外面住宿了一晚的一个过程。非常简单,非常暖,非常舒服,但是你就觉得这两个小时看这部电影是一种享受。

包括《海街日记》,你也觉得四姐妹她们没有做什么,就是喝喝梅子酒,谈谈恋爱,聊一聊自己父亲以前的事情,但是你会觉得整个过程你能看到的都是爱。其实我也很喜欢黄轩,黄轩身上的气质是我想要去学习的。

界面娱乐:黄轩跟张震都挺文艺的,只不过可能两岸的两种文艺。我之前看到你有说过你去健身,是因为你觉得作为一个男演员的自我修养?

李现:对,是这样的。我其实18岁之前是理工男,成天学数理化,打篮球。进了电影学院才开始真正接触电影,那你要接触电影,你得看片子,你得学习。早期我看完了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片子,就是什么《霸王别姬》这些之后,我就开始去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我是从韩国电影开始尝试,所以当我看到韩国电影里头那些男演员忽然胖成那样,忽然瘦成这样,我觉得这是一个榜样吧。再后来我就开始看高司令、杰克·吉伦哈尔这些电影,美国的这些真的是男神电影。

也看到杰克·吉伦哈尔为了演那个《夜行者》瘦成那个样子,又为了《铁拳》那部戏变成了一个拳击手那么壮的一个状态之后,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演员该做的,一年可能就拍两部戏,但这两部戏要为这个角色付出所有的努力。我当时就觉得健身应该是我生活中跟吃饭一样平常的一件事情。基本上大二开始就开始坚持。

摄影:王巍

界面娱乐:像你刚刚说到,18岁之前是“理工男”,那为什么“理工男”上了电影学院?

李现:18岁之前基本上每一个在中国家庭的小孩子,家里都是希望踏踏实实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个好的工作,但当时18岁的我,就觉得是不是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出自己的人生,所以就跟父母说你们能否给我一年的机会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这一年我没有成功,我在复读的时候就按照你们的意愿去好好的学文化。

那一年我就选择了学艺术,学播音主持和表演,就考各种学校,刚开始在武汉考的时候成绩非常好,一路过关斩将,就在想要不要去更高的金字塔,更高的位置去试一下,当时就试了电影学院,真的没想到一路过关斩将能到最后一个状态。到最后全国第14,我一看到我的名字就惊掉了,这么棒。

界面娱乐:天秤座的自信嘛。

李现:哈哈哈,我没有想到在荆州,可能是一个二三线城市的状态的男孩,能到北京这么一个电影学院来去的这么一个状态,没有想过。

界面娱乐:给你这个意愿的当时有看到哪个明星还是某一个长辈?

李现:没有,就是不想做一个常规的人。

界面娱乐:对你来说不常规就是去学艺术?

李现:对,该是自己想干什么,刚才我们说到一个问题,我想体会不一样的人生,如果我按照一个常规的方式,我可能这辈子是医生,这辈子是工程师,这辈子是老师,我觉得我不想循规蹈矩,我想活出不一样的感觉,我现在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演过叛逆的学生,演过法医,演过刑警,演过民国的捞尸队,这才是我想要的缤纷多彩的人生。

界面娱乐:所以当时是有想到说做演员可以体验更多的人生,才去选这个专业的。

李现:是,就很酷,觉得很酷。

界面娱乐:我有个朋友他们一开始学理科的,后来做了别的行业,他们会觉得说,你高中的时候受到最基本的训练,对今后的职业会有帮助,那会不会觉得你18岁之前理科男的这段经历对你现在有一些影响,比如说你可以比较好的自我管理?

李现:就像刚才聊的,为什么我会从其他层面来看这些事情,就是因为我们在学理工的时候,一道题你肯定得分析很多东西,所以其实像数理化这些东西,它的规定一定要非常严格,才能解出来最后的答案,什么元素配什么元素,得到什么样的东西,或者这个数加这个数等于什么样的数,非常严格规划。其实我在拍戏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问题,走三步到机器前往回走四步,我会规定的很好,一些逻辑性的东西非常清晰。

界面娱乐:我之前采访詹昊辰的时候,他有说到你跟他学习,他当时有特别表扬你。

李现:首先感谢詹老师的表扬,我的性格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所付出努力的这么一个结果,不是说你一定要说出来,大家能看见。和詹老师上课,我觉得他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非常地自信,敢于把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展露出来,这个东西是我之前非常薄弱的环节。  

界面娱乐:他是怎么给你上课的?

李现:这个东西是得花钱的,我不能告诉你。

界面娱乐:他有提到要花钱,但是打开了你内心的什么开关,这个可以说吧。

李现:OK,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跟他上课之前,我不愿意去与人拥抱,与人身体接触,我很排斥,但是上完他的课之后,不管是任何的环境,比如说拍了一场打戏,因为大家都很辛苦打了一天,我愿意跟每一个今天为这场打戏做出努力的武指、武打老师或者对手去拥抱。我之前再辛苦,转身就想自己静一静,趴在楼上自己休息一下,大家都不要打扰我。现在我会敞开心扉,大家真的都很累,我们应该彼此去鼓励,彼此去加油。

界面娱乐:像你这种我们俗称比较内敛,是因为爸妈从小对你的教育会比较严格吗?

李现:反倒不是,是因为他们给我放养。我的高中的整个生活其实父母管的非常的少,因为我妈当时想考一个试,忙这个事情,我爸他的工作特别忙,当时我整个高中生涯非常非常自由,当时叛逆、逃课、翻学校墙、上课看小说,当时是这样的状态。我一直觉得我特别分裂,我跟很多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是一个状态,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又是一个状态,我在拍戏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在两个状态里头来回分裂。

界面娱乐:现在会好一些吗?在接受那段训练之后,会比较统一自己了。

李现:对,现在我尽量把两个东西往中间一条标杆线上拉。

界面娱乐:你会有一些偶像包袱吗?

李现:大家能看到这么多表情包,应该知道我确实没有偶像包袱(摊手)。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首页 - 界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