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潮中的陈翠梅

08-11 09:14 首页 星文化



担任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评委的陈翠梅,是马来西亚电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今晚21:30分,东方卫视中心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看电影》邀请到了这位灵气十足的女导演,一起来走进她的光影之路。



陈翠梅


已有13年历史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主要是针对亚洲籍的导演、演员、编剧、摄影的前两部作品进行评选。该奖致力于发掘与扶持亚洲电影的新生力量。今年担任亚洲新人奖评委的陈翠梅,是马来西亚电影新浪潮重要的中坚力量,其作品更是曾在国际上超过一百个电影节放映。


陈翠梅


追忆逃学少女的青春时光


祖籍金门的华裔电影人陈翠梅,扬名于马来西亚独立电影界。她在短片创作上相当高产,至今已拍过二十多部短片作品。其中《丹绒马林有棵树》,曾获2005年奥博豪森短片影展大奖。这部短片讲述一个十七岁的少女逃学来到吉隆坡,与年过而立的文人朋友一起度过的散漫时光。


《丹绒马林有棵树》


陈翠梅谈到了自己创作《丹绒马林有棵树》的契机是源于自己在二十六七时对于拍电影和创作的渴望。而这部短片的剧情中也有很多陈翠梅自己的影子,比如逃学去吉隆坡找朋友聊天、买书等。陈翠梅说《丹绒马林有棵树》是一个与自己的对话,与自己分享不同的观点和想法。


陈翠梅的“爱情政治论”


陈翠梅2006年的长片处女作《爱情征服一切》夺得了多项大奖,包括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奖及影评人奖,鹿特丹电影节金虎奖等。电影描述了一个并非美好的爱情故事。背井离乡打工的年轻女子萍,为不良青年诱惑而走向堕落。同时故事的另一方面,萍的小妹也在与笔友的交流中初尝复杂难辨的爱情滋味。


《爱情征服一切》海报


陈翠梅谈到了自己做《爱情征服一切》的缘起是受到了法斯宾德的影响,她认为法斯宾德的爱情政治论以及关于爱情与权力的观点影响了她拍这部长片。因此,《爱情征服一切》所想表达的是关于爱情与权力的关系,但故事里传递出的爱情观并不是陈翠梅自己的爱情观。


釜山电影节获奖

获得金虎奖


短片《每一天每一天》,曾获2009年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大奖,陈翠梅在这部作品中回归个性化表达,通过一对夫妻古灵精怪的日常交流,分享出她对生活独特的体验与发现。《每一天每一天》的题目来自于雷蒙德·卡佛说过的那句“最难的就是每一天,最难克服的是每一天”。而陈翠梅也说,自己在影片中喜欢运用对话式表达,因为这种对话仿佛是自己在给自己喜欢的大师写信,对自己心中的大师的一种回答。


《每一天每一天》


记忆中的乡愁


父辈移民,从小在马来西亚小渔村长大的经历,让陈翠梅观察世界有着独特的视角。在她的第二部长片《无夏之年》中,她又回到了最熟悉的渔村,通过影片中的那个想要回家乡当渔夫的歌手的经历,追溯自己的童年记忆。因此,《无夏之年》所描绘的是陈翠梅心中的关于乡愁的追忆。


《无夏之年》海报

《无夏之年》幕后花絮


马来西亚电影新浪潮


电影是陈翠梅从小就喜欢的艺术形式,而在中学时的陈翠梅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未来会从事创作工作。她17岁时就在杂志上开了自己的专栏,除电影外,她还是一位作家,在2009年出版了个人随笔《横灾梨枣》。对于陈翠梅而言,电影与文学往往相互影响,拍电影同时也是自己文字创作的一部分,而自己的短篇小说有时也会改编成电影。


2000年后,马来西亚诞生了一批风格鲜明、表达自我的电影,被一些评论家称为马来西亚电影新浪潮,陈翠梅毫无疑问是其中的重要力量。2004年,她联同其他导演创办了大荒电影公司,以更有组织性与规划性的方式,推动着马来西亚独立电影品牌的发展。


陈翠梅


陈翠梅说自己近几年主要在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平台给年轻导演们,让他们一起拍片,大家互相帮忙。在她的很多工作坊里,常常会介绍东南亚的导演给马来西亚年轻导演们认识。陈翠梅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推广带给马来西亚电影市场更多的活力和新鲜的力量。


访谈最后,陈翠梅谈到了自己最初是因为没有成为小说家才转行成为了导演。虽然拍摄电影对于陈翠梅来讲是文字创作的一种补充和延伸,可是她依旧还有关于文学的未完成的梦,也正因如此,才能让陈翠梅的影片兼具细腻的表达与探索的张力,从而打动无数观众。





星文化

走近经典 艺术人文频道


长按二维码关注星文化

WeChat ID: xingwenhuawx


(以上文字根据节目内容以及嘉宾谈话整理)

艺术人文频道 每晚九点半《今晚》


 爱奇艺《今晚》

节目直播可登陆看看新闻网/看电视/艺术人文




首页 - 星文化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