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个故事,总能坑到一些人

08-09 07:21 首页 张鸣

                           


在清朝,朝廷严厉禁查民间宗教,但是,民间教门却如雨后春笋,前赴后继。举国上下,大大小小,几千个总是有的。看过一些当年民间教门的材料,和他们的宝卷(即教门的经书),觉得立一个教门,真是简单,弄一个概念,比如说无生老母,真空家乡,然后揉进一些神佛,套用街面上流行的莲花落、大鼓词里现成的劝善故事,再有三五个骨干分子鼓噪一下,如果立教的教主再会点子打坐气功,那就更好了,一个个弥勒教,八卦教,无极道之类的小宗教,就横空出世了。

劝人入伙,一般都会编个故事,比如说天将降劫难,人死大半,只有入我这个教,才能避灾免劫。年复一年,故事都差不多,但只要年头不好,社会不靖,就会有人信。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些骨子里很蠢,但却自以为聪明的人,只要他们信了,别的人,就会跟上来。越是年头不好,就越是会有生怕被人落下的人。

一个教门,或者说小宗教,不需要人特别多,只要有几千个信徒,那么教主就会吃香的喝辣的,有送钱的,有送房地产的,还有教徒把女儿送来做娘娘。教主们绝少禁欲的,荤素不禁,酒色多有,教徒们也不在乎这个事。所以,好些教主,居然在农村的土炕上就做了皇帝,大封三宫六院,在院子里封军师和丞相。一个教门,就是一个金字塔,靠近上面的人,一定会有好处。

当然,这样做犯了皇帝的忌讳,但实际上这些教主绝少有杀到北京,夺了鸟位的雄心,除了嘉庆年那个小小的天理教的教主李文成。一般来说,他们都会满足于炕头皇帝,炕头的三宫六院,不越雷池半步,北京的皇帝,非要剿杀他们,其实是错会意了。

在镇反运动中,教门是被当做反动会道门都给干掉了。但这片热土还没有变,没过多久,类似的事儿,就死灰复燃。开始是接着气功热冒出来的,各种功法,实际上就是教门。徒众照样有教主崇拜,照样是编练功避劫的故事,教主们照样赚得满盘满钵。遭到严厉打击之后,现在则以传销的面目出现。而且越是往后发展,传销的团伙,就越是像教门。当年的教门,在自己的旗帜上,也是写着行善的大字,跟今天慈善的名目,差不多少。

反正,这片热土,这些民众,只要有能人能编出一个故事来,故事的某些内容撞到了民众的软肋上,就可以出来坑人。有些身在其中的人,不是不知道个中的奥秘,但是,只要自己成了那些靠近金字塔顶的人,发财是可以保证的。被骗上当的人,当然是多数,但理论上只要他们的事业发展下去,今天吃了骗的,明天兴许就可以通过骗别人捞回来。更何况,这个事业,外面还有很多的包装。跟气功热时一样,还会有一些官家人士和机构出于各种目的掺和进来。

故事都是类似的,编故事的人,也类似,但被骗的人,至死不悔。愚民多了,也有麻烦。



首页 - 张鸣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