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克国家

08-09 07:21 首页 张鸣


  

容克,系德语Junker的音译,原义是地主之子,指神圣罗马帝国时期那些没有骑士封号的贵族子弟。在一个长子继承制的贵族社会里,这种人类似于日本的浪人,多半靠为有封地采邑的大贵族打仗过日子。在十字军东征的浪潮中,他们则是十字军骑士团的主要成员。

其中,有一个条顿骑士团征服了普鲁士这块位于欧洲大陆北部的荒凉土地,奴役了当地的斯拉夫人。由于这块土地非常寒冷而且贫瘠,非得靠特别的辛勤劳作,才能维持生计。时不时地,还得外出劫掠。所以,条顿骑士团的这些骑士子弟们,一直保持了尚武之风,剽悍善战。人数虽然不多,但打仗却胜多负少。渐渐的,这些人垄断了容克的称谓,后人一提容克,就会想起普鲁士的这些没有爵位的小封建主们。新教改革之后,信奉路德新教的容克们,十分契投清教徒严谨、俭朴、守法,保守还自以为是的风格,使得容克不仅成为一种身份,而且是一种文化的象征。

容克的领袖,是霍亨索伦家族,这个家族,凭借普鲁士公国和勃兰登堡公国,几经奋斗,在十七世纪崛起。凭借的资本,就是以容克地主为核心的军队。这支军队,虽然败给了拿破仑盛时的军队,却给了当年的欧洲巨人拿破仑以深刻的印象,说他们都是炮弹孵化出来的天生军人。

在拿破仑之后,普鲁士逐渐长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的主宰者,继承了这个古老帝国的北部遗产,一个以普鲁士为核心的德意志帝国,在欧洲横空出世。霍亨索伦家族的威廉一世,成为德意志帝国的皇帝。在1870年普法战争中,痛快淋漓地打败了宿敌法国,成为世界强国。从那以后,几乎所有后发国家军事现代化,陆军都学普鲁士。

成为世界强国的奥秘,并非只有尚武的容克,而且还有后发而迅捷的现代化。在从1819世纪的现代化浪潮中,以普鲁士为核心的北德意志联邦,从制造业的垃圾仿造者,迅速成长为世界制造业的强国,新生的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迅速壮大。到了19世纪后半,欧洲的工人运动中心,已经移到了德国。而这个面貌十分保守的国家,已经有了宪法,和自己的议会。虽说德意志帝国的议会还没有完全的立法权,但已经成这个国家权力的一元。文化教育事业,也后来居上,新闻出版行业,几乎不让英国和法国。况且,德意志帝国还建立了完善的法律体系,皇帝也要守法,成为一种共识。

尽管如此,这个国家的背部,依旧打着容克的烙印。坚守在普鲁士的容克家族们,虽然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但这个国家的军队,却是容克的固有地盘,高级行政职务,以及司法职务,也被容克所垄断。尽管随着国家的发展,军队的军官早就找不到那么多的容克来担任,一些中产家庭的人,如果你是日耳曼人,而且还是新教徒,也可以做军官,少数人甚至可以爬到很高的位置,但军队的核心成员,还必须由容克家族的人组成。凡是血统不纯的,即使面子上也是容克,但上升的途径也不会那么顺利。连铁血宰相俾斯麦,也被视为出身有些可疑,只是由于他功业过于赫赫,所以才被容许待在帝国总理位置上那么多年。

需要插一句的是,从老照片看,凡是容克出身的将军,上唇都会留两撇向上翘的小胡子,而英国和法国的将军,则不是这样。中国在新政时期的陆军大臣满人荫昌,是一个留德学军事的贵胄子弟,他军事没学好,但却学会了留普鲁士军人的两撇向上翘的小胡子。

客观地说,容克们的确在军事方面有他们的特长,而且也较少会利用权势,为自己牟利,相对来说,比较清廉。但是,由于整体受教育程度不高,长期偏于军事,缺乏治理国家的专长。随着国家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受的教育越来越好,各方面的杰出人才,层出不穷。但是,由于德意志帝国,被容克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他们的国家,诸事,容克第一,容克优先。别的阶层,想挤也挤不进来。当然,这个约定俗成的原则,也得到了德国皇帝的认可。结果越到后来,国家的发展,就越是受到容克的约制,趋于保守。不仅大批优秀的犹太人被排斥在社会精英圈之外,德国其他邦国的人,事实上也是圈外人。没有人能跟容克竞争,事实上也不存在这样的竞争。一直到一战结束,帝国崩溃,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容克的势力依旧不可小觑。魏玛共和国的失败,原因虽然很多,但敌视共和的容克,绝对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首页 - 张鸣 的更多文章: